没有人聊他新电影的成龙

来源: 未知 作者:admin 编辑:admin 2019-09-17 08:12

  不知不觉,暑假档已经结束,对《哪吒》的力捧、对《上海堡垒》的声讨均告一段落,大家的目光已经渐渐转向下半年。

  很多人都没注意到,暑期档下半场的混战中,其实还有成龙大哥的身影。由他特别出演的《龙牌之谜》于8月16日全国上映,影片以“成龙对打施瓦辛格”为卖点,但票房、口碑均十分惨淡。

  口碑票房失利倒也是常事,但关键这零存在感是怎么回事?这倒让硬糖君想起饭圈的经典总结:天天问“xx爆没爆”的,肯定是没爆;天天问“xx糊没糊”的,肯定是没糊。而真正的过气,是无人讨论、无人质疑,甚至无人唏嘘的。

  虽然成龙大哥近年来的片子一言难尽,但有句讲句,《龙牌之谜》的烂,跟他关系不大。成龙也好,施瓦辛格也好,戏份都少到令观众感觉上当受骗。

  《龙牌之谜》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出品,俄罗斯导演奥列格·斯特普琴科执导,成龙、阿诺·施瓦辛格特别出演,杰森·弗莱明、姚星彤、安娜·秋丽娜、李彧联合主演,马丽特约出演。

  影片讲述了古老的东方传说——龙王在睡觉的时候睫毛长到地里能够长出茶叶。龙王把法力封印在龙牌里,并把这种力量赋予了替他照料睫毛的白魔法大师和他的女儿成兰。的黑魔法师将白魔法大师和成兰关进了异国监狱,龙王也陷入了沉睡,以茶叶为生的广大村民从此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……

  令硬糖君更觉魔幻的是,这部《龙牌之谜》居然还是中俄合拍的重点项目,由两国政府牵头,联合摄制,投资近5000万美元。但它甚至不是专门为此开发的,而是一部俄罗斯本土卖座片《魔鬼的精神》的续集。

  系列主角就是杰森·弗莱明饰演的绘图师,风格类似于暗黑童话,好像还带点宗教哲学意味。第二部被定为合拍片后,大举加入所谓的东方元素,组了一个兼顾中俄以及其他海外市场的阵容。

  从一个2017年的杀青通稿里,能看到影片的原始片名和原始阵容。至于郭达森老师为什么缺席正片,咱也不敢说,咱也不敢问。

  从2017年2月中国戏份杀青,到2019年8月中国正式上映,《龙牌之谜》经历了三次档期调整。而这两年半间,起码中国内地市场已经发生了相当大的变化,新人导演、本土化题材崛起,中外合拍大多沦为炮灰。

  而被拉来争取中国市场的成龙大哥,自2017年春节档的《功夫瑜伽》之后,影响力一部不如一部,2019春节档的《神探蒲松龄》甚至没打过星爷的失节之作《新喜剧之王》。正如鹿晗救不了《上海堡垒》,成龙也救不了《龙牌之谜》。

  据悉,此前《龙牌之谜》俄方制片人阿列克谢·彼得鲁欣曾表示,中国是该片的主要市场,但至少票房要达到1.5亿美元(约为10.5亿人民币)才能收回成本。而从实际表现看来,亏本已成定势。

  《龙牌之谜》不是成龙主控的影片,扑街按理说怪不到他头上。但鉴于他目标最大,还是成为了差评的靶子,在观众中的信誉再次被透支,可以说是得不偿失。

  成龙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起家,开创了“功夫喜剧”这一类型,经典影片无数,也是为数不多的、真正能在国际立足的华语电影人,专业上的成就不容置疑。近年来,虽然成龙高产依旧,影响力却越来越弱,票房节节失利。

  从作品本身来说,成龙已经六十多岁,体力和创作力的巅峰已过。作为务实的香港影人,成龙一直在寻求转型,尝试各种题材角色,搭档各种鲜肉流量,可惜最后组合出来的大多是劝退配方。

  多年超级英雄片的轰炸大大拉高了观众的阈值,国产动作片一时之间很难呈现与之比肩的感官刺激,而成龙的打斗也很难再为影片贡献奇观式的卖点,剩下的就只是平庸的商业元素一锅炖。

  从大环境来说,港片辉煌不再,虽然偶有爆款,但不温不火才是常态。观众口味变化快,比起离地三尺、土洋结合的国产,当下的内地观众似乎更看重“接地气”的本土故事。

  当然,往阳光一点想,大哥拍片可能不为恰饭,而是为了提携新人,或者单纯闲不住。但电影毕竟是电影,观众除了是影迷还是用户,一部部烂片消耗掉的是情怀,透支掉的是品牌。

  另一方面,在大众看来,以成龙国际影星的地位,行事实在谈不上爱惜羽毛。早先有霸王洗发液、头发加特技,之后又代言网游,“每天带着成家班去攻沙”,最近又为快手网红的堂会站台。

  这些倒是可以付之一duang,在鬼畜视频中慢慢消解,但房祖名吸毒、“小龙女”等有关私生活的争议,却不是那么容易被互联网遗忘的。面对这样的成龙,可能很多人和硬糖君一样,幻灭感是有的,但碍于情怀,也没有很想苛责。可久而久之,就真的没兴趣了。

  说到成龙,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话题就是綦建虹与他的耀莱影视。凭借与成龙的私交,耀莱影视成为成龙品牌在内地的独家拥有者,主控或参与了《十二生肖》《天将雄师》《绝地逃亡》《铁道飞虎》《功夫瑜伽》等影片,线下影城生意也迅速扩张。

  2018年,影视行业遭遇寒冬,耀莱影视业绩下滑,綦建虹辞去相关职务,一转眼成了“老赖”。媒体猜测,成龙与耀莱影视的合作关系或许也会随之走向终结,另起炉灶。

  豆瓣显示,成龙主演或作为幕后的新片还有十几部,包括已经杀青的《急先锋》,成龙两大经典系列《故事》《尖峰时刻》的续作……以及一系列看起来依旧遥遥无期的项目。

  其实,上一代香港明星大多走过这么一条曲线。在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成名并留下经典作品,再随着港片衰落而沉寂,人到中年再因各种话题重新活跃起来,成为网友眼中的“宝藏大爷”。

  还有人格魅力强大的刘德华(提携新人、天王敬业)、古天乐(劳模、公益);无意中成为“万恶之源”的张学友(表情包、逃犯克星)、张家辉(“渣渣辉”)、徐锦江(与雷神、海王撞脸),等等。

  作品是第一位的,作为演员,能够为其赢得尊敬的永远是在本职工作上展现的能力与态度,以及那些记忆中的经典角色。而互联网时代,人设与运营也同样重要,新人需要快准狠的记忆点,让观众在庞大的信息量中注意到他;老牌明星也需要强反差的新鲜魅力,尤其那些过往只能在录像带、影碟中看到的香港影人。

  反观成龙,选秀综艺导师什么的,其实大哥已经玩过,可惜没赶上好策划或者好时候,之后没准可以尝试一下不需要体力、需要阅历或者性格的慢综艺。或者拍拍短视频,经营一下社交媒体,像隔壁史皇一样走网瘾老年营业路线,一切皆有可能嘛。

  作品方面,放弃港片时代类型片量产的思路,精工细作、精心打磨,对吊诡的商业元素谨慎尝试,回到《故事》的路子,塑造与现实关联更紧密的故事和主角形象。成龙作为动作巨星的一面长期深入人心,以至于作为导演和演员的一面常常被低估。

  其实2017年《英伦对决》中,他就成功出演了一位为女复仇的悲痛老父亲,只是当时的观众好像还没准备好接受一个不再灵活蹦跶的成龙。

  下半年在影院看到成龙的机会,还有国庆档的《攀登者》和瞄准春节档的《急先锋》。前者属于友情出演,后者与腾讯影业合作,联手老搭档唐季礼和同样急于转型的杨洋,是国际反恐题材,贴近主旋律,同时也是成龙、唐季礼都比较拿手的类型。所以说,看《龙牌之谜》爆冷便下结论,似乎为时过早。要不咱,再等半年?

关于北方网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律师 | 设为首页 | 关于小狼
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| 举报邮箱:jubao@staff.enorth.cn | 举报平台

Power by DedeCms
本网站由科技讯-科技生活门户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