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电影 > 《龙猫》要重映?宫崎骏欠你的电影票终于可以还上了

《龙猫》要重映?宫崎骏欠你的电影票终于可以还上了

2019-08-06 15:47

  吉卜力工作室通过社交媒体宣布,他们计划将《龙猫》电影原版胶片进行数码修复,在全世界展开《龙猫》公映30周年纪念活动,有望于今年年底在中国内地上映。《龙猫》重映海报

  从小到大,这部被反复观看,每一次都能被逗乐,被感动的作品,竟然是老爷子30年前的作品。真是不得不让人感慨一句,经典永远都是经典,只会在时间长河里被打磨得越发光亮。

  想象自己就是《龙猫》里的小女孩,纵然生活里总有一些让人不开心的事情,但是我们有毛茸茸的大龙猫啊。

  《风之谷》,1984年作品,34岁;《天空之城》,1986年作品,32岁;《龙猫》,1988年作品,30岁;《魔女宅急便》,1989年作品,29岁;《红猪》,1992年作品,26岁;《幽灵公主》,1997年作品,21岁;《千与千寻》,2001年作品,17岁;《哈尔的移动城堡》,2004年作品,14岁;《悬崖上的金鱼姬》,2008年作品,10岁……

  “就因为世界是美好的,所以才要做电影啊。”这样的话,也只有揣着一颗童心的宫崎骏才说得出来吧。

  1941年,宫崎骏出生于一个制作飞机零部件的世家。在那个战争年代,这样的家庭背景足以成为不少年轻人骄傲的资本。

  但对宫崎骏来说,他不喜欢,甚至反感自己的家庭背景。由于从小体弱多病,他在病床上看了大量的绘本、漫画。

  但真正给予他动画启蒙的,是日本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《白蛇传》。为爱奋不顾身的白娘子令他极为震撼。后来,他的每部作品里,都有一位伟大的女性。

  宫崎骏读书很多,就连《资本论》这部大部头,他也能啃得津津有味。他的学识,令后来一起制作动画的伙伴们常常自叹不如。

  在那个年轻人极容易被的时代,这个大学主修经济学的年轻人,对整个时代,整个国家,还有自己的人生始终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思考。

  大学毕业后,宫崎骏进入东映动画公司,从事动画师的工作。尽管在家人看来,他不过是不务正业,但他却乐在其中。

  画原画、场景设计、美术设计、人物设定、编剧、脚本……身处幕后的宫崎骏,几乎在动画行业的每个细微的行当里都待过。

  直到38岁,他才终于有机会证明自己,拍了座《鲁邦三世:卡里奥斯特罗之城》,讲述了一个非常动人的爱情故事。

  可惜,那时正是科幻的天下。这部豆瓣评分8.1分的作品,被嘲笑“带着一股泥巴味儿”,票房惨败,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人敢找他执导动画。

  闭关5年后,头发已经隐隐变白的他终于交出了让自己满意的作品《风之谷》。这也是他和久石让的第一次合作。

  他的妻子看他这么辛苦,曾问他:“做龙猫那样的作品不就好了?”他却说:“龙猫那样的作品?有一部不就好了?”

  “每部作品都是属于他们所在的时代,续写或者重制并非高明的决定,如果在创作前就想着商业收益,观众是不会喜欢的。创作要忠于自己,做续作会让人认为吉卜力是没有生气的。”

  因此,在他的作品里,一个转头的微妙变化,风吹过头发丝儿飘动的状态,路旁的一棵小草,一株小花,都要经过反复探讨修正,力求真实,不留瑕疵。

  那是因为他从一开始,想做出的就是让孩子们童年看到后难以忘怀的作品,能给人们真实的感动的作品。

  这个已经77岁的老人,因为常年的伏案工作,他患上眼疾、腱鞘炎和肩膀僵硬等毛病,每天必须做操,来缓解身体的疼痛。

  因为担心时日无多,他在短片《毛毛虫波萝》里大胆启动了CG技术,也接见了一些开发新技术的人员。

  但当他看着工作人员兴奋地展示用新技术模拟的僵尸爬行,他严肃了起来。“这么恶心的东西你们想做就擅自做了也没什么,但我绝不会让它和我的工作扯上半分关系,总觉得对生命有了极大的侮辱。”

  早起一杯咖啡,伴着晨光独自整理吉卜力画展的材料。再喝个下午茶,和窗外的小鸟说说话,给它们找点儿饼干渣。一天就这么过去了。

  几乎没有人来拜访他。因为他的许多好朋友都去世了。仅仅在纪录片跟踪拍摄的两年时间里,他就接到了好几通朋友去世的电话。

  豆瓣上有人说:“每次看这些神作的时候想到这是动画片,这是一群牛人一笔一笔画出来的,就觉得漏看掉一帧都实在是对不起他们啊。”

  在2015年的奥斯卡领奖台上,须发皆白的老爷子穿着一身黑西装,打着漂亮的领结,眼里闪着泪光说:“与能用纸、笔和胶片制作电影的最后时代相遇,是我的幸运。”

  有人说:“宫崎骏是我在人生路上摔倒后最想见到的人。不是因为他可以拉起我,而是他让我点燃自己内心的火焰,有勇气继续面对人生。”

  告诉每一个孩子和大人:“或许你尚未遇见,但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许多美丽的东西,或美好的事情。生存在这个世界是值得的。”

推荐笑话段子